江苏消费网官方微信
江苏315官方微信 关闭

江苏315和解平台中国消费者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返回主报 | 关于中消报 | 关于记者站 | 网上订报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江苏消费 >> 正文

江苏消费

深藏在居民区靠名师招揽学生 严令整治培训机构火爆依旧
江苏消费网 (2018-08-10) 来源:新华日报
阅读: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开展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发力整治“有安全隐患、无证无照、‘应试’倾向、超纲教学”等6类突出问题。

  最严治理政策颁布已有近半年,暑假又是校外培训机构的招生旺季,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一轮严令整治下,校外培训机构依然火热,在“野蛮生长”的同时存在着良莠不齐、“无证无照”等乱象。

  上课老师连姓都是假的

  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里,擦写痕迹厚重的白板钉在墙上,两条瘦长的桌子紧贴墙边,十多个孩子挤坐在一起,飞速记录着老师强调的解题思路。原先贴在窗户上的培训机构名牌早被撕去,从外面看起来与其他公寓一样,谁也想不到这是“躲藏”在普通民居中的一处校外培训机构。

  在南京市浦口区象山路1号小区中,25栋102室楼下总是停满学生的自行车。一位刚下课的同学告诉记者,这个没招牌的校外培训机构叫“天忆恒”。大众点评网站的搜索结果显示,“天忆恒”处于“尚未营业”状态,而陈同学表示:“上了一年的课,基本没有停课的情况。”

  这家校外培训机构负责接待的中年男子从抽屉中抽出一个破旧的本子,上面全是学生姓名和家长电话的记录。没有询问学生的学习情况,没有水平测试,甚至连情况登记表都没有,很简单就可完成报名。

  “很多机构都是这样记的,我高中时上的校外辅导班还会在报名时给你看登记本,姓名被着重标记的学生都是考上名校的。”已考上大学、来帮弟弟咨询的王同学表示,这种情况在辅导机构里早已见怪不怪,“大家都是冲着提高成绩来的,很少人会在意正不正规。”记者追问接待人员是否有教材和学习计划时,得到的只是模糊回应:“每节课的教材都是老师制作并打印好直接发给学生的,进度跟着学校走。”

  没有正规的咨询流程,没有公开的教学备案,一个小小的辅导机构究竟为什么能得到家长和学生们的青睐?“授课老师是哪里的?”“老师都是名校老师。”“是哪个学校的呢?”“这个是不可能告诉你的。说实话,有的老师的姓都是假的,你知道也没用。”面对提问,接待人员毫不避讳地承认有在职教师在机构任教,但拒绝透露更多具体情况。

  记者在南京闹市区调查看到,各种校外培训机构的广告宣传单“纷飞”,其中不少都是在居民楼设立培训点。在高中附近的学区房里,也基本都有补习机构存在。

  万余机构仅111家证照齐全

  根据4月出台的《江苏省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方案》,培训机构不向社会公布教案、中小学教师到校外培训机构任教的行为均属于违规。此外,“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屡见不鲜的不良行为,理应坚决纠正。然而现实情况不容乐观。

  各大校外培训机构几乎都开设暑期班,提前教秋季开学后的新知识。一家名为“精锐教育”的校外培训机构官网上就有“衔接预习、一课到位”“想要暑期弯道超车?马上拨打xxx”等显著字样,将提前教学和超纲教学的旗号打得响亮。

  一家名为“南京常青藤教育”的校外培训机构,以“保证学员冲刺南外树人等名校”为目的,开设“南外小升初签约定制课程”“青藤班特色课程”等强化应试课程。“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会根据目标中学和成绩差异来分班,再进行不同培训。签约班都想冲刺南外,我们就根据南外考试科目,把重心放在数学解题、英语翻译以及做题速度上。青藤班则是考常规名校,综合学习语数外。”一位咨询老师结合南外小升初的真题,很有经验地阐述课程如何最大程度“贴合应试”。

  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兼具是《江苏省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方案》中培训机构的合格标准之一。以南京为例,在工商部门登记的培训机构有10300多家,但经过南京市教育部门审批的培训机构只有569家,而其中仅111家可以从事文化类培训和补习。这一数据与实际运营着的校外培训机构数量差距巨大。

  “要么有照无证,要么有证无照,全国范围都是这样。”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从过去的实践看,虽然办学许可证加营业执照的审批登记办法十分严格,可是却出现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在严格的审批规定下,一些机构却不去办证办照,长期无证无照开展培训活动,还有一些机构则只办理教育咨询类营业执照,超范围开展教育培训活动。

  部分培训机构转入“地下”

  此前,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是“九龙治水”,今年以来,江苏各地对校外培训机构加大联合监管力度。

  泰州市教育、人社、民政、工商、物价五部门下发《关于联合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在全市开展专项治理行动。南京提出成立由分管市长牵头,教育局、民政局、人社局、工商局、市场监督局、公安消防等12个部门联合组成的专项治理领导小组。

  目前,南京各区正排查摸底校外培训机构数量,要求8月31日前,各区公布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和“黑名单”。苏州已向社会公布首批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包括321家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25个教学点和12个跨区办学点,教育主管部门将对这些机构进行动态管理。

  应对新一轮监管,部分规模较大的校外培训机构的新一轮调整也已悄然启动。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学而思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学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全国160家校外培训机构共同签署《校外培训机构自律公约》,承诺避免“超纲教学”“强化应试”,绝不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等。

  这轮整治培训机构,一定会带来阵痛。一些投入大量精力、财力的学生及其家长,会表示反对;部分校外培训机构的竞赛选拔转入“地下”;部分培训机构变换“花样”、改换术语、重操旧业。

  熊丙奇认为,校外培训机构的乱象,与监管不力,机构办学不尊重教育规律、不重视教育品质以及受教育者非理性选择有关。只有切实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同时深入推进中高考录取制度改革,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建立多元评价体系,才能给所有孩子良好的成长空间,也才能切实减轻家长的焦虑。那时,校外培训机构也会从目前专注于学科培训,走向真正的兴趣培训,服务于学生的个性发展需求。

  本报记者 王拓 本报实习生 李天好

编辑:孙婉婉

分享到: 

【打印本页】【关闭页面】

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投诉公布